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

驰骋:杂志主编的手工匠人梦(图)

添加时间:2019-10-10

  非正常职业:头花匠人兼铠甲匠人特别想告诉应届毕业生:人人都有一双手,别在家里吃闲饭。

  成绩:最自豪的就是我做的事都是我喜欢做的事,这么多年下来,我起码可以保证自己的前半生不是碌碌无为的。

  说到黄漩这个名字,也许会觉得陌生,但如果提到驰骋,不少年轻人会说,“是那个动漫杂志《新干线》的主编吧”。与一般称呼编辑为“老师”的习惯不同,驰骋的读者和粉丝们热衷于半开玩笑地叫他“驰骋殿”。

  画画、打铁、缝纫、刷墙、做头花、做铠甲……在驰骋看来,需要动手的事情,鲜有他不会的,“现在就木工不太行,但能做箱子。我的铠甲就用我做的箱子装,不过尺寸老搞错。”搞错的原因,驰骋归结于马虎,“从小就马虎。”

  在网上,由驰骋制作的和风头花定制抢拍,常常几分钟就被抢拍一空,“15个名额,最快的时候三秒钟。”比起抢拍的热闹,驰骋认为“做铠甲就寂寞多了”。

  然而,驰骋说,最幸福的事还是坐在铠甲前发呆,“特别想像日本铠甲店那样,在屋里打上一层一层的架子,摆满铠甲。沏一壶茶,坐在前面看,一直看到睡着。”

  业余爱好之外,驰骋最挂心的就是与朋友鸿鹄一手创办起来的《新干线》,“从去年开始准备复刊,年初出了一本《新干线回忆集》,写给老读者。还出了一本《新干线别册》,里面有新刊的预告,年底前应该能出第一期。”

  由于资金等方面的缘故,两年多前,《新干线》不得不再次宣布停刊。对于这本命运多舛的国内老牌动漫杂志,驰骋更多背负的是理想,“很多都是跟了我们十多年的读者。如果放弃,放弃的不止是我们的理想,也是放弃他们的理想。”现在,复刊在即,“虽然周期比预计长了点,但是我们会务求十全十美地做好的!”驰骋如是说。

  家里人都比较喜欢音乐,我哥哥后来还组织过乐队玩摇滚,我母亲也擅长不少乐器,尤其喜欢弹钢琴,家里人觉得我学音乐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  因为学小提琴,从七八岁开始,每个周末的动画片我都看不着,那时候最想做的就是逃回家看电视。

  快到小学毕业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自己不喜欢拉琴喜欢画画,于是开始偷着学工笔和素描。那会儿的爱好是画画和看历史书,梦想就是当语文老师或者历史老师,因为当老师比较威风。

  那会儿家里不给零花钱,为了有钱买漫画和吃零食,我开始给漫画杂志投稿。高三的时候,我拿到第一笔稿费2700元,来自《北京卡通》,后来我开始给报社画四格漫画。慢慢的,有杂志找我做栏目,有段时间我喜欢上了泡编辑部,出没于北京各家杂志社。

  当时我策划了一档历史栏目,在介绍历史之外,我会根据这些内容画配图。过了很多年,我在偶然间看到的一本英国杂志里,发现里面介绍中国时引用的配图大多是我画的,他们误以为这些插图来自《山海经》。

  制作铠甲和头花,经常会用到金属加工中的切割、焊接、打磨、锻打等工艺。有人好奇,“哪儿学的?”

  其实小学里我身边动手能力强的人就挺多,当时有个同学六年级就自己做了一台织布机。不过我后来动手能力强,还是大学里学的。

  1994年,我考上大学,因为我是工科生,那会学校里工科生都要上一门课金工实习。课上老师丢给我们一个铁球,让我们三天以后交一个方块给他。

  虽然这些工艺大学毕业以后丢了几年,但总算有基础。到现在我还有些后悔,那会儿多学点就好了。

  从小到大,我唯一保存下来的梦想就是我的铠甲梦。学画画,别人画花鸟、山水、静物、肖像,我画铠甲、画刀剑。我想每个男生心里都有一个不同时期的军人梦,我的军人梦在四百年前。

  2008年初,我加入了一个铠甲论坛,里面有许多手制铠甲爱好者,我开始学着制作铠甲。最开始是比照着玩具娃娃做,一般也就三十几厘米高。

  第一件铠甲差不多辛苦了一个月,式样上采用的是后开式的腹卷铠。做好后给朋友家的猫小喵试穿,大家给它起了个外号叫喵咪武者“武田信喵”。

  前段时间,国外有人给豚鼠做豚鼠铠,我也花了四天给我家仓鼠做了一套诺曼风格的头盔和铠甲,不过小家伙不给东西吃不穿。

  我朋友马伯庸家的孩子出生时,我打制了一套适合十多岁小孩穿戴的铠甲做庆生礼物,后来其他朋友家也给孩子讨礼物,送出去四套以后,孩子爹们不干了,也要。

  制作头花是因为当时有朋友想COS浴衣,觉得日系头饰太贵,拜托我想办法。我在家对着图片想了一晚上,做出了成品。

  做了头花以后我发现,什么样的姑娘内里都有一颗少女心,即使是那种很爷们的。一个朋友找我给他们家所有的女性做头花,下到他的小女儿,四川成都建筑企业网上申报以,上到他的奶奶,所有的人收到头花以后都特别开心。

  在制作工艺上,中式头花用铁丝和纱比较多,日系头花则更倾向于用不同形状的布去折叠、配色、组合,我比较喜欢用布去叠出各种造型。

  我做头花,有一个别人无法比拟的优势我的金属配件都是自己打的。我曾经给一位朋友做过一支松鹤簪,松树上所有的松枝都是我用金属制作的。加上我从小学画画,色感比较强,国内有两家铠甲厂都是找我做配色,做起头花更是得心应手。

  做铠甲经历最多的事是受伤,我从小就是特别马虎的人,小时候画完画一胳膊肘撞翻墨水瓶是经常的事儿。

  一副铠甲做下来,我得添四五十条口子。最严重的有两回,一次是给金属板打孔,右手拇指给打穿了。我是左撇子,当时第一反应是用左手拿起手机发微博,发完才去包扎,包完我就后悔了,忘了给流着血的拇指拍一张。

  另一次是我把金属板放在工作室门口,肚子饿了去煮泡面。煮完端着面回来,一脚踢到金属板的侧面,没打磨过的金属板侧面特别锋利,一下就给拉了个大口子,血直往外喷。我第一反应是,先把面搁屋里。

  做头花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扰民,第二就是受伤少,最多也就把胶枪打翻了被烫到。有一次我做着做着睡着了,胶枪碰到胳膊上,觉得烫,半睡半醒之间,我开始想,好像有点烫……越来越烫了……怎么这么烫?最后被烫醒了,一看胶枪没关。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